Monday, November 23, 2009

教我如何走出悲伤

要忍受心爱的人忽然消失在人间是十分痛苦与不舍的,不管之前作了多么好的心理准备。

亲爱的妈妈走了,她放下了我们,放下一切,永远离开了。。。。。

我为自己付出太少,自己的不孝,深深忏悔。。。。。

妈妈离开我们五天了,我尝试勇敢面对这无常的摧折,但总是悲从中来,压抑不住。。。。。溃堤般的泪水,止不住内心的伤痛。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尽快走出这深切的悲痛,不要让它影响我的健康和生活,妈妈也不希望看到我这个样子,只是,力不从心,我该如何走出这悲痛?

看着妈妈安详的遗容,我知道妈妈已了无牵挂,我一定要让妈妈安心上路,我一定要坚强。。。。。

在这段艰难的时刻,除了自我疗伤止痛,我只能为妈妈多吃素念佛,祈愿妈妈仰仗一切功德,增长善根,忏悔业障,早日离苦得乐,得生善处。

亲爱的妈妈,感恩您为这个家和我们兄弟妹们的付出与牺牲,我们都很爱很爱您,虽然您已离开了我们,但您的容颜和伟大的精神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妈,放下尘世的爱恨恩怨,别再牵挂我们,一路走好,愿您早日达到涅槃的极乐世界。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真不知所谓

廖为了1128,忍辱负重,他说,“我们要以党的利益为重,不是以个人利益或得失为重。”听了很感动,什么时候我们的领袖竟有那么伟大的情操?

从集体决定,集体负责到共喊一个马华,一个团队,再到双十特大出炉后反对总辞及不需要重选和特大,时局有变,立刻反口搞1128特大说什么捍卫党民主、尊严及诚信,不知道他说这话时有没有一点点心虚?

廖互相矛盾的说词,暴露了自己软弱无能,没承担的勇气,唯唯诺诺的个性。一个出尔反尔,急功近利,没有原则、没有人格与宗旨的人,配当领导人吗?有资格做上总会长的宝座吗?就算让他坐上去,也是一把摇摇欲坠的椅子,他有办法稳住它吗?口是心非的人,讲多错多,自暴其短,斤两几许,一览无遗。 还自鸣得意,不厌其烦愚弄大众,真不知所谓!

违背共进退,总辞的承诺在先,再来谋权夺位,他已丧失了尊严与诚信,还捍卫什么民主?还不是捍卫自己的权益? 还要假惺惺。

马华诸公最近荒谬的举动,实在残不忍睹,还是积点德,不要再丢人现眼,破坏市容吧,我们的眼睛和耳朵已经很受罪了。

Sunday, November 8, 2009

星云法语~~~人生的现象

有苦有乐的人生是充实的。

有成有败的人生是合理的。

有得有失的人生是公平的。

有生有死的人生是自然的。

朋友,无论我们处于什么境遇,都要以一颗平常心看待,以理性和智慧解决问题,不怨不悔。

Thursday, November 5, 2009

无奈

今天回娘家,爸爸拿着星洲大标题,“PKFZ公账会调查报告公佈,建议查陈广才、冯惠珠涉失信。”“纳吉说,涉及者将受对付。”

爸爸说每个人都知道最大的鳄鱼是巫统,为什么不查他们?为什么不查前首相和前前首相?都是做戏给我们看,没有首相的签名,他们哪来通天的本领?

我老爸是七十五岁的退休老人,没钱没权没势,没什么学问,但还没老懵懂,政客骗人的伎俩老人都看得很清楚,我们的首相却把全国人民当三岁的小孩来耍,就算三岁小孩被耍得多也会学精吧?

看那臭鱼头,养尊处优,被问起舞弊事件却什么都不记得,难不成患上老人痴呆症?

其他的高官部长,被问起不是不记得就是不知道,不然就是与我无关,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浪费一大堆资源调查,最后再来个不了了之,政府在实行愚民政策当儿也在自愚,这就是我们的文化?


这个星期日在新加坡一个朋友的家里,闲谈中女主人说起马华党争,她说,你们的翁诗杰说走不走,假如在新加坡就一定得下台,这样没诚信怎么可以做下去?

她说的是“你们”的翁诗杰,真的丢脸,当时脑海中浮现一张张畸形的嘴脸,丑陋不堪,幸亏大家东南西北,又把话题扯开,家丑不外扬,不然不知道怎样回答。

一个马来西亚,一个一直在兜圈圈的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