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6, 2009

报警啦

代表六百万华人的总会长面对政商勾结和黑势力迫害,陷入十面埋伏危急状况。

他还说不让颠覆分子得逞。

这么危急状况,怎么不让颠覆分子得逞?就凭那十位正副部长的联合声明?

他为什么不报警呢?是不是他对警察部队也没有信心?

什么黑道那么猖獗,敢敢太岁头上动土?他是领导百万人马的总会长,还是马国尊贵的交通部长喔。

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他不报警,是向恶势力低头吗?马国又不是黑道当政。

如果总会长有容人之量,不报警,但他有没有想过,对黑道宽容,等于助长黑帮无限量扩大。

既然他已经在各大媒体呼天抢地,闹到举国皆知,就算他不敢麻烦警察,警察总长也应该立刻展开调查,别让这些黑势力继续威胁及恐吓总会长。

马华正副部长及党员也该义不容辞施压要你们的老总报警,我们的警察是公正、公平、透明和有效率的,只有警察才能还他公道和人身安全。

不然我们小市民每天翻开报纸,打开电视就看见堂堂总会长被围剿、迫害、恐吓、人格抹黑、生命受威胁。。。。。真的很害怕,这个国家,好像没有法律。

报警吧,让大家求个心安。

梦醒时分

梦醒时分,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那句话在我脑中回响,"人民将不会从政府那里得到真相。"

他说,政府成立皇委会及验尸庭来调查赵明福案是一个将丑闻掩盖起来的伎俩。



再益道出我们心中的怀疑和顾虑。


种种迹象显示,调查出来的结果肯定是官方要的报告,人民要的真相扑朔迷离。。。。。。



那只狸在警察还'来不及'封锁现场调查的时候,不是已经说了吗?"我们怎么知道他会跳下去?"他的话内藏玄机。

马滑的‘驳士’却打信心牌,他说调查结果能让人民心服口服,还说首相成立的皇委会彻查官员是否违反审问程序以及设立验尸庭,广受欢迎。

不知道驳士所说的心服口服是指那些人,也不知道驳士所指的广受欢迎是否指马滑?

驳士不是阿謏逢迎,只是精忠爱主。

既然马滑给了我们信心保证,我们不要胡乱揣测,耐心等待报告出炉。

但愿真相可以还原,不会是个悬案,在每个有良知的心中午夜徘徊。

Wednesday, July 22, 2009

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马来人应否继续牺牲以成就他族?”

“华人才是马来西亚真正的主人。”

这些是非颠倒的话出自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叫人失望之余,真的不知道能说什么。

赵明福冤案余震未了,他却唯恐天下不乱,祭出种族牌,试图挑起种族敏感情绪,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他把人民对他的敬重,一点一滴的自我消耗,沦落成一个唠唠叨叨,令人不敢恭维的老人。

新经济政策拖行了三十九年,而二十多年是在他牢控范围内,马来人在他赐予的拐杖扶持了二十多年,为什么在经济上还未达到他所要到目标,为什么马来人还面对经济困境?假如马来人真的还是落后他族,他需要付起最大的责任,不是一味指责他人,制造纠纷。

在他英明领导下,造就了许多马来精英,但被政治边缘化的马来人却大多处于贫穷线上,富者越富,穷者越穷。

华人较富有,还是只有一撮既得利益者较富有?

华人在这片土地上挣得的每一分一毫都有血有泪,今天华人享有的一切,都是努力奋斗而来的,‘瓜分他族权益’更本是无稽之谈。

在国家面对内忧外患关键时刻,他理应给国家领导更多的施政经验,协助国家走出经济阴霾,不是发表种族狭隘思维,祸国殃民。

可见长者不见得有德。

Monday, July 20, 2009

《死水》~~~~闻一多

赵明福已入土为安,真相还未大白,意难平。

我们是愚笨的华人,要多读书、常复习,温故知新。

《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琦,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Sunday, July 19, 2009

未查先知

有人武断冷血地说:“我们怎么知道他会跳楼?”

赵明福怎么会坠楼,或许有几个可能,但大家都认为他最不可能的是会跳楼。

除非你人在现场,看见他跳楼,或者你让时间倒流,察看了闭路电视,不然你和死者有心灵感应?如果不是,你怎么妄下定论?

你有迫不及待庇佑某些人之嫌。

还是你原本就是最佳编剧兼导演?

什么透明调查、独立调查委员会、皇家委员会出来的结果会不会给他这料事如神的‘算中’?

那就真的天没眼!

在他人伤口上撒盐,不负责任,误导群众,傲慢偏袒,冷血无情,就是这位‘不长’

Friday, July 17, 2009

我们失去了一个民主兄弟

昨夜特别寒冷,我无法安眠。
那是马来西亚黑暗的一夜。
我想着那个不甘心离去的大好青年。
那面对亲人骤然逝去的家人。
那种刻骨铭心的伤痛我深深理解。
但我无法理解,一个被带去协助调查的人,为何最后却离奇横死?
我也无法理解,反贪会怎么那么尽责,需要盘问一个证人到凌晨?
他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需要马不停蹄的彻夜盘查?
反贪会为什么要施于他这种精神虐待?
为什么反贪会也像警队那样滥权?剥夺人权,禁止他见客见律师?
人权在哪里?人的尊严在哪里? 真理在哪里?
一个完全被隔离一天一夜的人,当他获释的时候,他第一件事会做的是什么?
不是打电话回家报平安吗?
哪一个有脑的人还会留下在那个鬼地方睡觉?

一个黑色的马来西亚,一个公信力破产的执法机构,一个生命无法获得保障的国家。
一个滥权不断的马来西亚,请还赵明福一个公道,请还其断肠的家人一个交待,请还社会一个真相。

Tuesday, July 14, 2009

Friday, July 10, 2009

百变制度

纷纷扰扰了左三年,右三年的英语教数理政策终于有了定夺。不过还要再三年华小才可恢复母语教数理。

目有钉说,英语教数理不是完全失败的政策,只是无法达到其既定的目标。

教育部副部长拿督抹阿抹不爱说,英语教数理的确已失败。

目有钉的说词有点混淆,失败和不完全失败有什么不同?

既然达不到目标,就是失败,既然是失败的政策,为什么还要再失败三年?

一个国中老师说,早期他是用英语教学的,后来改用国语,他花了好多时间来适应,等一切习惯了,又改回英语教学,教了六年,又说换回国语,叫他无法适从,他说幸亏三年后他也退休了,不然真会被玩残。

老师也受不了,莫说是学生了。

我的侄儿今年中二,2012年中五,就这一年改回用国语教数理,前面的几年都是上英文数理的,那么他参加大马教育文凭以什么语文作答?

华小华英双语教学,改华语,中学变国语教数理,大学又英语教学,七国般乱。

华小生经得起这种地狱似的磨练吗?

教育是建国大业,我们的专才做事不用周全的计划与检讨,把国家栋梁当白老鼠以满足自己的政治议程。

Wednesday, July 8, 2009

吃鸡儿

今天的晚餐,我们吃了鸡儿。连皮带骨的吃。

吃着鸡儿,谈着另一只不可一世,面目可憎的。

我们吃的这只马来白斩鸡,皮薄肉嫩,没有多于的脂肪,清清白白的。

另一只谈着的鸡儿,就不敢说了,他自己说他是奉行廉洁原则的。

但我们对他完全没有好印象。

5万多平方尺的宫殿我们还没见识过。

2400万对我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这个马来精英如何赚取,我们很有兴趣知道。

如果他的鸡宫不是2400万,或许他也该公开他产业投资的天分,如何以350万购得市值2400万的产业。

儿子问,他的鸡宫还没装修好,那他现在住在哪儿?

爸爸说,鸡不都住鸡寮吗?

女儿问,你看那鸡会对他怎样?

我说呀都有个鸡字,都是亲戚,不会怎样的。

他都可以这样明目张胆的建了,还会怕吗?查宫也不是这样没事?

搞不好,我们这些评论人家私宫的事的多事者,还会被起诉呢!

人比人,气死人,有些人一生就只住在鸡寮里,一些人当了8年大臣,就富可敌国。这种精英中的精英,当个牙医也月入6万,很多人劳劳碌碌365天,还挣不到6万。

马来西亚应该还有许多这种精英。

马来西亚国富官更富,马来西亚能!

Monday, July 6, 2009

马来人首相

“不管是在国阵或民联,现实的情况都是马来人领导,即使民联执政,出任首相的仍是马来人。”

凯里说出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状况。

308后,国阵的思维有变吗?民连有把握机会走出种族政治吗?都没有,大家都在以种族角度处理问题。土著固打制,宰猪场、神庙被拆,豆蔻村风波。。。。。都让政客的种族思维原形毕露。

人民因厌恶国阵的腐败滥权、种族隔离政策而选择走非种族路线的民联,而今天我们看到回教党还在维护固打制,纳基宣布废除上市公司的土著股权限制,哈迪阿旺立刻反对,行动党也在问有多少华人代表,印度同胞也在计较霹州议会里有没有印裔代表。明争暗斗,没人愿意妥协,尤其掌握特权的一方。半个世纪的种族政治根深蒂固,多元施政举步艰难。

非马来人能当首相吗?偏激的马来民族主义,样样都“能“的基因,其他族群能接受,马来人不能接受。所以凯里说,即使民联执政,出任首相的仍是马来人。

国政、民联都是为了各自或党的利益,困在种族的框框里打转,模糊焦点,自欺欺人。

政治人物会说,拐杖对土著是不好的,固打制不是一个正确的方法,我不是种族主义,我的好朋友是非土著。。。。。然后再给许多甜蜜的承诺,最后都不见落实。

人民在没有其他选择下,寄望民联带来改变,但是现在看着他们的意见分歧,利益矛盾,反复无常,叫人失望。什么时候他们才能打开胸襟,成熟地落实当初的政治理念?